没逻辑的阿筠同学

“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

(一只没逻辑的写手和尖叫鸡,有什么脑洞写什么,不定期更新)

一点碎碎念

看了下日期发现自己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发东西了,我居然没有掉粉,十分的感谢大家(鞠躬🙇)


文其实有在写,不过不是衍生也不是水仙,是关于另外几个cp的,等写完了会一起放出来,不过以我的写文速度和卡文频率,短期内是不会发文的了


我看了一下,很多人都是因为梅香阴婚认识我的。梅香是我到现在为止写过的最长的,阴婚是我一边吓自己一边写的。芊芊是我第一次发文,也是第一次被推荐过的文章,虽然加起来的热度可能还没有梅香阴婚随便的一篇高,但确实是我写到现在最满意最自豪的一篇,即使它还有很多缺点,即使他可能标反了cp(捂脸)。


真的真的真的没有求热度的意思,就是想记录一下,真的


天啊我在说些啥……


嗯,总之,很感谢大家喜欢我的文章,很感谢大家包容我的缺点,谢谢你们,爱你们❤️❤️❤️


【璧花】梅香煮酒(42)

ABO设定,生子向,伪双向暗恋,OOC,不定期更文

(设定:A=乾元,B=中庸,O=坤泽,发情期=雨露期。)

————————————————————————————————



    天气还是入了冬,连城璧握着花无谢的手,两个人小心翼翼地从床边挪到了榻上。


    此时距离讨伐天宗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月,当初连城璧在玩偶山庄晕倒后又神志不清了几日才彻底清醒,然后又躺了半月静养内伤,昨日对着陈轩软磨硬泡了一天才获得允许下床走几步。


    外伤正是生新肉的时候,伤口总是发痒,老是忍不住想要挠一挠。花无谢的伤口在肩膀和腿上,倒是能轻易够到,但连城璧就没那么舒服了,他的伤口在背上,有时候不仅够不到还得把自己疼的龇牙咧嘴。


    “无谢。”连城璧警惕的探头看了看外面,轻声唤着花无谢。花无谢立刻会意,抬起右手在他的伤口周围轻轻摁着。


    “咳咳。”正舒服着,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咳嗽声。花无谢立马收回手装作检查衣服,连城璧立刻低下头和他一起看衣服。


    “呦,陈先生来了,陈先生辛苦了。”连城璧似是才看到来人,急忙扬起笑脸来打招呼。


    陈轩阴沉着脸走进来,手中的托盘重重的摔在小桌上,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心虚的夫妻俩:“你们俩还真是两口子啊,说了别碰伤口别碰伤口,你俩可好,不互相监督不说,居然还团伙作案!把药喝了,然后给我上床上躺着去!”


    两人立马乖巧的喝光了碗里苦涩的药汁,花无谢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先生,我可不可以不去躺着啊?”


    连城璧也道:“先生,我也不想躺着······”


    陈轩对花无谢点点头:“不想躺那就活动活动,左手和左腿少使点力气。”转头却又板起脸对连城璧说道:“你不行,那么重的内伤才好了多少了就想乱动,想都别想。”


    连城璧沮丧的撅起嘴,嫉妒的看着冲他挤眉弄眼的花无谢,一伸手,没声好气的说道:“连夫人,还不赶快扶为夫去床上休息。”


    花无谢看着这个耍无赖的一庄之主,握住他的手站起身来,扶着他慢慢挪回床上,笑道:“好,都听夫君的。”


    连城璧回头凶凶的瞪了陈轩一眼,陈轩也毫不示弱的回了他一个白眼,幼稚小儿般的斗嘴这才算真正结束。


    陈轩收好药碗,看着相互搀扶的夫妻俩,突然想起并肩冲向逍遥侯的时候,还有之前那些衣不解带守在对方病床前的日夜。


    他轻轻笑了笑,转身走了出去。


    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待连城璧和花无谢的伤好了,两人去了趟花府,在老祖宗和花父花母面前磕头赔罪,三位担惊受怕了许久的长辈先是训了他们一顿,又拉着手搂在怀里嘘寒问暖了好久才肯放开。


    专心养病的这段时间无垢山庄拒绝了外界的一切消息,天宗的后续处理他们没理会,沈飞云在隐退前为沈璧君和萧十一郎举办的婚礼他们也没参与,就连送到面前的武林盟主之位也被推了回去。


    生了裂纹的割鹿刀依旧是武林众人所追求的兵器,倒了几手以后又不知道去了哪里。花无谢听到消息时担忧的看了连城璧一眼,连城璧倒是很淡定,抬手让人说下一条。他如今倒是对割鹿刀没了兴趣,入魔的痛苦他也不想再继续尝试了,连城璧握住花无谢的手,花无谢安心的笑了笑,靠在他身上专心地看起了书。


    无垢山庄依旧是武林第一大庄,却也成了武林里最佛系的门派,庄主连城璧及其夫人花无谢也年纪轻轻的就在热闹的武林世界过上了让人艳羡的悠闲日子。







    五年后。


    一个两岁多点的奶娃娃穿着厚厚的衣裳在雪地里跌跌撞撞的玩闹着,连城璧坐在一旁捏着雪球往小娃娃身上扔。


    “啊!好冷啊,不要再扔了!”奶娃娃生气了,小小的手捏不出结实的雪团,就跑到连城璧身边往他身上撒雪。


    连城璧笑着躲开,抱起欺负他的小娃娃举起来转着圈:“飞啦!我们霜序飞的好高哇!”


    花无谢扶着腰走出来时便看到这样的场景,一大一小清脆的笑声在院子里回响着,让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云青急急的追出来为他披上披风:“外头冷,夫人怎么不多穿点衣服再出来。”


    花无谢将自己裹严实,笑道:“我如今身上像揣了个火炉,哪里就那么怕冷了。”


    连城璧看到站到门口的人,笑着抱着霜序走过去,花无谢抬手拍干净两人头发上雪粒,霜序在连城璧怀里撒起娇来:“爹爹抱!”


    花无谢笑起来,刚想伸手,连城璧急忙阻止道:“不行,你爹爹怀着妹妹呢,你是哥哥,要让着妹妹。”


    霜序不开心地撅起嘴,不甘心的点点头,那样子和连城璧简直一模一样。花无谢亲了亲霜序的脸颊,安慰他道:“爹爹亲亲霜序,霜序让父亲抱好不好?”


    连城璧低下头在花无谢的额头上印了个吻,柔声说道:“无谢,新年快乐。”


    花无谢笑道:“新年快乐,霜序也新年快乐,又大了一岁啦!”


    山庄里不知是谁放起了炮竹,大人小孩的玩闹声远远地传了过来。连城璧一手牵着花无谢一手抱着霜序,一家三口慢慢往正厅走去。


    又是新的一年了。







END

————————————————————————————————

正文完结了,暂时没有番外。

断断续续的写了快十个月,感谢不嫌弃我更文慢、一直陪着我的你们,爱你们❤

哎呀这不巧了么😂️
这个数字我很满意😜️

【璧花】梅香煮酒(41)

ABO设定,生子向,伪双向暗恋,OOC,不定期更文

(设定:A=乾元,B=中庸,O=坤泽,发情期=雨露期。)

————————————————————————————————



    连城璧趁机挥刀,割鹿刀在逍遥侯的背后留下了个大咧咧的伤口,逍遥侯推开连城璧,看都没看小公子就径直奔向沈飞云。


    花无谢急忙扶连城璧,夫妻俩看着逍遥侯将沈飞云搂在怀中,一脸关切的询问着她的情况。


    连城璧轻轻笑了笑,低声对花无谢道:“倒也是个痴情人,你没伤到她的要害吧?”


    花无谢低声说道:“没有,只是让她暂时没了力气而已,这样我们就可以专心应对逍遥侯了。”


    连城璧点点头:“她虽然没有动手,但冷漠旁观也算是半个帮凶,总要让她吃些苦头,再说了,还得让她活着好好教育她那宝贝女儿呢。只是有些遗憾,没能亲手杀掉小公子。”


    “我看逍遥侯也不是很心疼小公子,大概也只是一颗无关紧要的棋子吧。”


    “那可未必,若不重要,他也不会在听到小公子的声音后有所停顿。”


    “我们杀了他的爱徒,伤了他的心上人,只怕接下来是场更加艰难的苦战,你撑得住吗?”


    “我可以的。我们要杀了他,然后一起活下去。”


    花无谢握住他的手,坚定的说道:“好。”


    果不其然,逍遥侯将浑身无力的沈飞云抱到沈璧君和萧十一郎身边后直奔他们而来,而伤了沈飞云的花无谢则成了他主要攻击的对象。


    两人原本的计划就是由伤势较轻的花无谢来承担逍遥侯的大部分进攻,见他主动陷入圈套,两个人都隐隐有些兴奋。只是花无谢的武功还不及连城璧,能打赢沈飞云也是沾了些运气,不过才几招,左手的短剑就被逍遥侯夺走作为攻击自己的武器,没来得及躲开剑气的衣袖变成破烂的碎布轻飘飘的落到地上。


    连城璧身上的衣服都被冷汗浸透,出刀的速度也慢了几分,计划中偷袭的成功率越来越小,连城璧开始暗中着急起来。






    沈璧君看着受伤的母亲,忍不住拔剑想要冲上去,萧十一郎急忙拦住她。


    “站住,干什么去?”沈飞云淡声问道。


    沈璧君气得直跺脚:“他竟然敢伤您,我要去杀了他!”


    “不许去。”沈飞云转过头不再看她。沈璧君到底还是怕她娘,忿忿不平的收了剑站回原地。


    陈轩犹豫了许久,还是走上前去替沈飞云处理伤口。沈飞云看着他问道:“你也是无垢山庄的人,你不想杀我吗?”


    陈轩的手顿了顿,断剑利落的取出来扔在地上:“庄主和夫人说任我处理,我便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沈璧君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大声说道:“你是个郎中,你怎么能想救就救,想不救就不救呢?!”


    陈轩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对沈飞云说道:“令嫒的行事作风如此天真,还望沈夫人多多教导才是。”


    沈飞云叹了口气,明白了他的意思:“这孩子被我宠坏了,见识少,不懂得人情世故,还请陈先生多包涵。”


    陈轩拿出绷带为她裹好伤口,又递给她一颗药丸,换了个话题说道:“这是止血的,我带的东西不多,夫人先忍忍吧。”


    沈飞云致了谢,又突然说道:“先生,若是连城璧和花无谢死在这里······”


    “有我在,他们不会死。”陈轩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起身走回了角落里。


    沈飞云愣了愣,抬头看向了场中正在酣战的三人。






    小公子的死和沈飞云的伤到底还是刺激到了逍遥侯,一招狠似一招的招式都送到了连城璧和花无谢面前。花无谢躲避不及,短剑在左腿上划出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连城璧立马红了眼睛,割鹿刀狠狠挥下,逼得逍遥侯后退了几步,双方拉开了距离,连城璧急忙扶住花无谢,用后背挡下了锋利的剑气,问道:“怎么样?伤得重不重?”


    花无谢喘了口气,低头看了看伤口:“皮肉伤,不碍事。”他抬起头,却看到一双赤红的眼眸,愣了一瞬又立刻回神,说道:“他现在的状态太难应付了,再这样下去我们两个都会撑不住的。”


    连城璧亲了亲他的头发,飞快地说道:“我找到他的破绽了,你再忍一忍,我们一定会赢的。”


    花无谢点点头看向前方,抬手挡下了刺来的短剑。连城璧故作无力吸引了逍遥侯的注意力,花无谢趁机递出长剑刺入面前已经暴露出来的心口中!


    前后夹击,长剑穿心,逍遥侯逃无可逃,可他却嗤笑着看着那双已经入了心魔的双眸,掷出的短剑带着浑厚的内力直奔连城璧胸膛,刚想要开口,冰凉的兵器就已经划过了他的脖颈。视线中天地倒转,温热的液体都淋在了他自己的脸上。


    正面撞击割鹿刀的短剑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断裂成细小的碎片,在地上密密的落了一层,而割鹿刀只是生了一条裂痕。逍遥侯想要毁掉了割鹿刀,却依旧没能阻止割鹿刀砍下他的头颅。


    鲜血迸溅,逍遥侯的头颅落在一旁,眼中还残存着疑虑,似是想不通自己为何会输。


    沈飞云闭上了眼睛,一滴清泪悄悄地隐入衣袍。


    天宗宗主死了,天宗弟子群龙无首,乱成一团。原本略处下风的武林众派奋起反扑,很快就控制住了局面。


    花无谢抽出长剑,没有头颅的身躯重重地跪在地上,跪在连城璧面前,以认罪的姿态。


    连城璧眼中的赤红缓缓褪去,却又红了眼眶。他扔了割鹿刀,跌跌撞撞的走向离他只有几步远的花无谢。


    “无谢,回家,我们回···家······”


    重伤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便再没了意识。






————————————————————————————————

这场不在大纲里的混战我终于写完了

【璧花】梅香煮酒(40)

ABO设定,生子向,伪双向暗恋,OOC,不定期更文

(设定:A=乾元,B=中庸,O=坤泽,发情期=雨露期。)

————————————————————————————————



    武林众人率先冲了上去,天宗弟子迎上迎战,因对天宗底细不甚了解,所以跟来的大多都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人物。刚开始时还是占据了上风,只是天宗功法太过诡谲,弟子又多,正派众人在几人合攻的情况下渐渐落了下风。


    逍遥侯虽然还在笑,但眼中却已有了轻蔑之色:“连城璧,认输吧,你的君子剑已经废了,接下来还想用什么和我打?背后那把半吊子的割鹿刀吗?”


    连城璧坐直身子,边咳边道:“我拼了命才能换你一身轻伤,面对你的攻击我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想来割鹿刀也没有什么用。只是我既能伤你,就一定还会有其他办法杀了你的。”


    逍遥侯不以为然:“算了吧连庄主,有这时间不如赶快逃,别浪费你夫人以身挡剑为你偷来的这条命。”


    连城璧没有理会,花无谢背过身去,连城璧握住他露在肩膀外的剑柄,利落拔出。花无谢咬着牙闷哼一声,连城璧急忙搂住他,在他颊边轻轻吻着:“对不起,对不起······”


    花无谢缓过眼前的黑暗,接过手边的短剑,擦净上面的血迹,苍白着脸摇了摇头:“我没事,别担心。”


    两个人相互扶持着站起身来,花无谢将腰间的匕首抛给陈轩:“躲起来,保护好自己。”


    陈轩慌乱地点点头,紧紧地抓着匕首护在胸前。


    连城璧解下背后的割鹿刀握在手中,他与花无谢对视一眼,并肩冲了上去。


    最先出手的是沈飞云,近距离的暗器威力远高于远程,花无谢上前一步,右手长剑转成残影将破风而来的金针尽数打落,而待她再想出手时,花无谢已来到了她面前。


    沈飞云急忙拔剑格挡,她看着与方才连城璧使出的并无二致的招式,不由得惊呼出声:“袖中剑!你居然会袖中剑!”


    另一边正面迎上逍遥侯的连城璧轻轻扯了扯嘴角:“他是我连家人,为何不能会?”


    花无谢却暗中皱起了眉,他听出连城璧的气息不稳,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打趣。他瞪了连城璧一眼,又躲开趁机偷袭的暗器,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直逼的沈飞云连连后退。


    连城璧确实有些招架不住,他拼了一身重伤只换来了对方的轻伤,割鹿刀又不算是他的拿手兵器,丹田还要受了伤,一运功就疼得厉害,便渐渐落了下风。


    逍遥侯轻笑着看着连城璧越来越苍白的脸色,说道:“多少年没这样痛快的打过了,只是你马上就要死了,还真是有些不过瘾。”


    连城璧堪堪躲过他一掌,吐了口血道:“谁死谁活,那也不一定。”


    逍遥侯怜惜地说道:“连庄主什么都好,就是没有自知之明这点很让人可惜。”


    连城璧扯了个笑容给他,不再搭话。花无谢早就收起心神,专心致志的寻找沈飞云剑法中的破绽。


    众人混战,站在刀光剑影中的陈轩抓着匕首瑟瑟发抖,全然不是当初意气风发的样子,还是一直站在安全地区的萧十一郎寻了个机会把他拽了出来。


    艰难鏖战总会有人先出错,花无谢故意露出几个破绽将沈飞云引入自己的圈套,双剑同时递出夹住沈飞云刺来的长剑,高声喝道:“城璧!”


    连城璧虚晃一招让逍遥侯扑了个空,他艰难地脱开身挥刀狠狠砍向沈飞云的剑,长剑应声而断,断掉的前端在花无谢左手的短剑上旋转了几圈,而后钻进了沈飞云的腹中。花无谢又扑了上去,右手长剑刺入了几个穴位,让沈飞云没了行动的力气。


    而这时,混乱的人群中传来的一声惨呼拦住了逍遥侯的动作。被他派去支援天宗弟子、扰乱正派众人视线的小公子被朱白水几个人围在当中,几柄长剑已经穿过了她的胸口,而她也只来得及回头看她师傅一眼,就咽了气。





————————————————————————————————

花花转剑打暗器那里借鉴的是电影《龙门飞甲》中凌雁秋的招式

【璧花】梅香煮酒(39)

ABO设定,生子向,伪双向暗恋,OOC,不定期更文

(设定:A=乾元,B=中庸,O=坤泽,发情期=雨露期。)

————————————————————————————————



    连城璧大惊失色,他突然想起,江湖上只有传闻说逍遥侯心狠手辣,却从未有人知道他的能力到底如何。


    还是轻敌了。


    藏在后面的小公子探出头来掩面轻笑,纸扇一挥,一阵破风之声竟直袭花无谢。


    花无谢急忙拔剑抵挡,待“叮叮当当”的金属相击之声尽了,低头一看,脚前的的地面上已然铺满了银针。


    身旁的陈轩早已白了脸色,他虽是江湖人,却只常与药草医书打交道,面对面的刀光剑影着实有些应付不来。


    连城璧则趁着逍遥侯分神的瞬间,一道寒光直直奔向他不设防的胸前。逍遥侯不得不松开夹着剑尖的手指,连城璧也不恋战,攻完便退。


    待两人站定众人这才看清,连城璧原本空着的左手中竟多了把短剑,而逍遥侯的胸前却破了个大口子,露出白色的里衣。逍遥侯不甚在意地拍了拍,笑道:“多年不见连家袖中剑,还是如当年那边锋利啊。”


    花无谢举着剑将不会丝毫武功的陈轩护在身后,悄悄皱起了眉。据他所知,袖中剑乃连家绝学,从不会轻易示人,便是实战也从未见连城璧用过······他突然有些心惊,只一招便能逼得连城璧亮出袖中剑,这逍遥侯的武功到底有多深?


    连城璧也皱起了眉,没人知道他藏在袖子中的右手还在微微颤抖,方才逍遥侯不仅是阻了他的剑势,汹涌澎湃的内力也没有放过他,直震得虎口发麻。


    一直没开口的萧十一郎对逍遥侯说道:“上次见你时你的功力还未到此境界,看来那几家小门派并不深厚的内力也足够你更上一层楼了。”


    此言一出,正派众人一片哗然,一时群情激昂了起来。


    “真是岂有此理!”


    “逍遥侯你竟然滥杀无辜!”


    “沈飞云你居然助纣为虐!”


    “畜生!禽兽!”


    逍遥侯和小公子一脸微笑,仿佛对面前的谩骂十分享受,而一旁的沈飞云则愣了愣,有些伤感的说道:“当时···红莲倒下之前也是这般骂过我的,却始终没有骂醒我。”


    逍遥侯握住她的手,温柔地问道:“怎么,后悔了?”


    众人看到两人相握的手后瞬间安静,而两人还在无知无觉的低声说着什么。沈璧君顺着众人的视线低头看去,忍不住惊呼出声:“娘,你们······”


    沈飞云这才注意到四周,却没有挣开手,只是说道:“我的立场在这里,你想去那边便去哪边,我不会干涉。”


    沈璧君咬着唇犹豫,人群中有个苍老的声音说道:“老夫多年前曾听闻两位难舍难分的情缘,沈夫人与夫君也曾被人称过神仙眷侣,却没想到,兜兜转转又回到了从前。只是苦了沈姑娘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沈飞云的眼神里满是嫌弃:“她姓沈,姓的是她父亲的沈,流的是我夫君的血脉,我从未对不起他。不必与我阴阳怪气地谈这些,实在是无聊。”


    沈璧君无措的看着对立的两方人马,最后还是萧十一郎把她拉到中立旁观的位置上。


    而这时,借着众人唇枪舌剑的功夫让自己平复气息的连城璧又提剑冲了上去,逍遥侯将沈飞云护在身后微笑着抬手挡住长剑。但很快,逍遥侯就笑不出来了,面前拼死一搏的剑势让他不得不认真应对,连城璧压住翻涌的血气招招直逼命门,终于在逍遥侯击中他胸口之前将左手的短剑送进了他的腹部。


    “城璧!”连城璧摔在了远处的空地上,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右手的长剑布满裂痕,已然是废了。花无谢和陈轩急忙冲上去扶起他,他无力地靠在花无谢怀里,死死的盯着逍遥侯。


    陈轩握住他的手腕替他把脉,皱着眉低声劝他:“庄主,您受了重伤,不能再打了。”


    逍遥侯低头看着腹部的伤口,缓缓地将短剑拔出放在手中端详着,良久后,他轻轻笑了笑:“许久都没有负过伤了,连你父亲当年都没能伤到我,没想到你居然可以。看来,是留不得你了。”


    短剑被狠狠掷出,带着深厚的内力直逼连城璧门面!


    千钧一发之际,花无谢以身挡剑,短剑深深没入花无谢肩膀,强大的攻势让他不得不倾下身子,穿肩而过的剑尖终于在离连城璧眉心一线的地方被迫停下。


    鲜血顺着剑尖滴落在连城璧眉间,他缓缓睁开眼,正对上花无谢关切的目光。连城璧艰难的抬起手替他点住止血的穴位,嘶哑着声音问道:“有没···咳咳,有没有事,疼不疼?”


    花无谢松了口气,急忙说道:“我没事,我没事,你不要说话了。”


    连城璧抬起点身子好减轻他的压力,这一抬头才发现,四周已是一片混战。




————————————————————————————————

武打场面好难写······

【璧花】梅香煮酒(38)

ABO设定,生子向,伪双向暗恋,OOC,不定期更文

(设定:A=乾元,B=中庸,O=坤泽,发情期=雨露期。)

————————————————————————————————



    江湖众多世家联名签署的战书送到了天宗手里,逍遥侯欣然应战。半个月后,武林众人浩浩荡荡的站在了玩偶山庄门前。


    天宗弟子也已经严阵以待,逍遥侯却姗姗来迟,跟在他身边的除了一位扮着男装的少女外还有一位大家都极为熟悉的人。


    “沈飞云?”


    “娘!”


    一个不同的称呼人群中响起,一位女子拨开众人激动地奔向沈飞云,一把抱住了她。是沈璧君,跟在她身边的便是萧十一郎。


    花无谢按住连城璧想要拔剑的手,开口说道:“沈盟主,真没想到您还活着。”


    沈飞云叹了口气,漫不经心的说道:“是啊,我还好好活着,可你们的母亲就没有那么好的命数了。我听说,她可是连具全尸都没有呢。”


    “你!”连城璧手中的剑出鞘了三寸又被花无谢推了回去,花无谢压住火气说道:“那无谢想请教沈夫人,您是如何逃出生天呢,我母亲又是如何倒在沈家庄的地界上呢?”


    沈飞云一指旁边扮男装的少女:“你问她。”


    花无谢看过去,那少女微微一笑,手中的折扇利落打开:“在下小公子,那晚受我师父逍遥侯的命令去沈家庄请沈夫人,正遇见连夫人···不,是连老夫人在与沈夫人理论,没想到连老夫人为了阻拦我带走沈夫人竟然还动手打我,没办法,我只好还手了。”


    “哦对了,”小公子看向旁边的萧十一郎,毫不认真地道歉:“你名气比我大,暂且用了用你的名字,对不住啊。”


    “你怎么敢!?······”连城璧咬着牙愤恨的说道。花无谢紧紧地握住他颤抖的手,只觉得小公子的笑容刺的心口生疼。


    站在一旁的沈璧君愣住了,颤声问道:“那···沈家庄的人,也都是你杀的?”


    小公子挑了挑眉,一脸的无辜:“那帮人啊······我看着他们太碍眼了,实在是配不上沈盟主的地位,杀了干净。”


    “你!”沈璧君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沈飞云拦住了。沈飞云对连城璧补充道:“连庄主,当晚白红莲来找我是为了璧君的事情,还提了些当年······我们意见不和,便大吵了一架。后来小公子就来了,非要带走我,红莲出声制止,两个人便打了起来,红莲负了伤再没起来,再后来,我就被带到这里来了。”


    花无谢皱起了眉,开口问道:“两个人打了起来?那你在做什么?”


    沈飞云深深地看着他,说道:“我没有出手,没有帮她们中的任何一人。”


    连城璧哑声说道:“现在唯一的知情人只有你和小公子,谁知道你们说的是不是真的!”


    小公子以扇掩面笑的甚是畅快:“随你怎么想,但我师父想要的人,什么时候失过手?连庄主,既然连老夫人已经去了,您就节哀顺变吧。”


    连城璧双眼通红,拔剑就刺了过去:“节哀?我母亲这条命得要你们人头来偿!”


    小公子轻巧的退到逍遥侯身后,一直没说话的逍遥侯抬起手轻易地夹住连城璧的剑尖,慈祥的笑道:“年轻人,功夫还不到家就敢带人来攻打我天宗吗?”

 



【璧花】梅香煮酒(37)

ABO设定,生子向,伪双向暗恋,OOC,不定期更文

(设定:A=乾元,B=中庸,O=坤泽,发情期=雨露期。)

————————————————————————————————


    江湖上讨伐天宗的声音越来越大,许多武林世家都都举起了正义的旗帜。连城璧在陈轩的调理下昏睡了整整一天才醒过来,睁开眼时,世家们请求无垢山庄表态的信件已经堆起厚厚一摞了。


    但其中最让他关注的消息只有一条——暗探曾在神京城内看到沈璧君的踪迹,整个人看起来与往常并无不同,且行去的方向似是玩偶山庄。


    连城璧看着手中薄薄的一张纸皱起了眉头,若是沈璧君还活着,那萧十一郎也活着的可能性非常大,她爱萧十一郎爱的那么深,若是他死了,她不可能像没事人一样出现在神京城,而且当时······确实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便笺触到了烛火,只一瞬便烧成了灰烬,连城璧冷笑着拍了拍手上的灰。正好,他上次还没打够两个人就掉下了悬崖,这次既然又出现在他面前,那就一定不会放过。


    看来这玩偶山庄,他是必须要走一趟的了。


    连城璧处理好要紧的事务正想去练功房时,却发现割鹿刀不见了踪影,他问了好几个人都皆说不知,他只好去找花无谢。


    花无谢正在看账本,听见他问割鹿刀的下落,立即冷冷地说道:“不知。”


    连城璧有些着急:“怎么会都没有呢,我有急用的。”


    花无谢瞥了他一眼:“那刀从来都是你拿的,我怎么会知道它在哪儿。”


    连城璧正在屋里翻箱倒柜的找,听见这话却突然停住手,他昨日晕倒是花无谢把他带回来的,然后就再也没见过割鹿刀。他眯了眯眼走到花无谢身前:“把刀给我吧。”


    花无谢侧了侧身子:“不知道!”


    连城璧皱起眉:“无谢!”


    花无谢急了,从昨日一直憋到现在的心头火终于发泄了出来,他一摔账本,喊道:“刀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你知不知道昨天、昨天你······反正我是不会把刀给你的!”


    连城璧有些茫然:“我昨日怎么了?”


    花无谢气得直喘气,他咬了咬唇还是说了实话:“连城璧,你走火入魔了。”


    连城璧愣了愣,他知道自己走火入魔了,不过因为会影响记忆,所以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到了何种地步,但是现在也顾不得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连城璧坐到花无谢身边低声哄着他:“我知道的我会注意的,但是现在我有要紧事要用它,你把它给我吧。”


    花无谢躲开他伸过来的手:“什么都不如你的命要紧。”


    连城璧无奈的放下手,换了个话题:“今天我收到消息,萧十一郎和沈璧君都没有死。”


    花无谢惊讶的转过头:“真的?可他们不是掉下悬崖了吗?”


    “我带人下去找的时候就没见到人影,”连城璧说道:“而且现在他们的去向是玩偶山庄,所以这次讨伐天宗我是必去不可了。无谢,把割鹿刀给我吧。”


    花无谢咬着唇犹豫了许久,站起身,从坐着的榻下拿出用布裹好的刀,他把刀抱在怀里说道:“我有个条件,讨伐天宗你得带着我。”


    连城璧当即就要回绝:“不行,你身体还没好,万一打起来怎么受得住。”


    “那就别想碰刀!”


    连城璧皱着眉纠结了半晌还是松了口了:“好吧,要是真打起来了你别参与进去。”


    花无谢把刀递给他,含糊的答应了。他才不听呢,这么重要的事他若不在身边怎么能放心,只是这体力实在不比孕前,确实得趁着这几天好好锻炼了。






【璧花】梅香煮酒(36)

ABO设定,生子向,伪双向暗恋,OOC,不定期更文

(设定:A=乾元,B=中庸,O=坤泽,发情期=雨露期。)

————————————————————————————————



    花无谢猜得没错,连城璧确实又重新拿起了割鹿刀。


    他曾经想要握着割鹿刀站在武林之巅,可经过花无谢落胎这件事后才发现,他最先要做到的就是如何能控制住它。


    但总是事与愿违,连城璧看着镜子里自己眼中的赤红,愤怒的挥袖将镜子摔了个粉碎。


    他如今是当世剑法第一,不过十岁就已登堂奥,剑法都能得到如此成就,没道理他连把刀都握不好!


    那日破门而出的木桩既是花无谢的噩梦也是他的,他害死了他们的孩子,不能再害死他的无谢了。


    “噗——”连城璧跪倒在地上,喷出一大口黑血来。有点点血迹落到了割鹿刀上,原本躁动不安的长刀渐渐安静了下来。


    连城璧当然也察觉到了,他抬起头盯着它,唇角的血迹和身上的黑衣让他的笑阴冷冷的:“原来只有这样你才肯听话吗?既然你要杀人,那我便成全你啊!”


    连城璧大笑着,拎着刀站起身出了门。可没走多远,就被一个身影拦住了。


    是花无谢。


    他看着恶狠狠盯着他的连城璧,拔出了手中的剑:“城璧,你要去哪儿?”


    连城璧的眼中一片赤红,早已看不清眼前的人,他挥刀指着花无谢:“让开,让开!”


    即便是生产前花无谢也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他依旧坚定地站在原地:“你知道自己在那间房子里呆了多久吗?你呆了整整两天!”


    连城璧恍惚了一瞬,他为了陪花无谢通常只会呆一两个时辰的,怎么这回会这么久?突然,他的眼前闪过一道白光,他晃了晃头,再睁眼时眼前的人终于有了模糊的面容:“无···无谢?”


    “是我。”花无谢暂时松了口气,他一步一步慢慢走上前去,轻轻的放下连城璧还举着刀的手,站到了他面前:“我在这儿。”


    连城璧揉了揉眉心,皱着眉说道:“头好疼···我怎么了呃······”


    花无谢一记手刀利落的劈在了连城璧的后颈上,他扶住软倒的连城璧,叹了口气:“好好休息一会儿吧。”






    卧房里,陈轩将施在连城璧身上的银针全都收好,站起身走到花无谢身边:“夫人,您有没有受伤?”


    花无谢坐在榻上,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有劳陈先生了。”


    陈轩皱着眉说道:“我观庄主的脉象,竟像是入了魔,可是,庄主心智一向坚定,怎么会入魔呢?”


    花无谢看着放在膝上的割鹿刀,低声说道:“是心魔。母亲,孩子,甚至是我,都是他的心魔。”


    守在一旁的老马突然想起一事,急忙问道:“夫人您说刚才庄主企图闯出去,那这两日庄主可还有此类举动吗?”


    花无谢抬起头,道:“没有,怎么了?”


    老马松了口气,道:“那就好那就好。昨日传来消息,说是又有一门被灭,应该是算在了天宗头上。现在江湖上一片怨声载道,而且几大世家都发了声,看这架势,怕是要对天宗群起而攻之了。”


    花无谢点点头,道:“放心,这两日我都守在那里,除了今日他片刻都没有离开过。这件事我会和庄主说的,你们也忙了一天了,快去休息吧。”


    老马和陈轩行礼离开,花无谢看着在床上安安静静沉睡着的连城璧皱起了眉。


    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璧花】梅香煮酒(35)

ABO设定,生子向,伪双向暗恋,OOC,不定期更文

(设定:A=乾元,B=中庸,O=坤泽,发情期=雨露期。)

————————————————————————————————



    过了中秋节,两人一起回到了无垢山庄。花无谢站在门口看着熟悉的牌匾,却生出了恍如隔世的感觉。


    连城璧走上前握住他的手,微笑道:“无谢,欢迎回家。”


    花无谢看着两人相握的手,笑了笑,抬脚步入了山庄大门。


    一切重新开始。


    日子又回到了原先的样子,平静又安宁。只是花无谢因为生产时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身子还是亏损了,变得畏寒许多,又值秋日,若是起了风降了温,便能听到屋里传来花无谢低低的咳嗽声。院子里整日飘荡着淡淡的药香,就连连城璧闻惯了后都觉得若是没了这味道就少了点什么。


    是药三分毒,也不能只靠喝药调理身子,于是连城璧每日早晨都会拉着花无谢一起练剑。


    “好久没碰了,拿着都有些不习惯。”花无谢看着手中和自己暂别了八个月的长剑,感叹道。


    连城璧站在他身旁道:“它都跟了你这么久了,多拿一会儿感觉就回来了。”


    长剑出鞘,剑刃依旧闪着寒光,花无谢道:“它肯定抱怨我为什么把它遗忘了这么久。”


    连城璧摇摇头,打趣道:“我看未必,它应该是在埋怨你为什么爱它比爱连城璧少。”


    花无谢伸手要去扭他,笑道:“惯会胡言,看我一会儿不把你打到求饶!”


    连城璧急忙护住自己的耳朵和脸颊,抱着剑跑到远处:“可不带打前欺负人的!”


    “还来不来了?”


    “来就来!”


    花无谢挽了个剑花,抬手刺了过去,连城璧拔剑抵挡,两剑相碰,竟擦出一溜火花。


    “可以啊。”连城璧挑了挑眉。


    花无谢同样也挑了挑眉:“说过要把你打到求饶的。”


    连城璧失笑,不再说话,开始认真应对花无谢的每一个招式。直到他看到花无谢有些力不从心后才故意露出几个破绽,好让他可以告饶。


    两人收了剑,连城璧替他擦干额上的汗,花无谢扑到连城璧怀里,简洁的命令道:“累了,饿了,背着。”


    连城璧无奈的笑了笑,还是认命的把人背起来。自从回来以后花无谢便经常黏在他身边,虽然笑的多了,但晚上却常常做噩梦,只有待在他身边才会少一点心中的空荡感。


    花无谢靠在他背上却没了笑容。他想起方才切磋时,连城璧有好几个招式都不是他常用的剑式,大开大合的,倒像是刀法。


    刀法···看起来,他像是下意识地就将割鹿刀的招式使了出来。想到割鹿刀,花无谢又想起了那日他从连城璧眼中看到的赤红。


    他是不是又拿起那把刀了?


    花无谢犹豫了好久才开了口:“城璧······”


    连城璧偏了偏头:“怎么了?”


    话到嘴边了却不知道怎么问合适,花无谢艰难的转了问题:“···今天厨房做什么啊?”


    连城璧向上托了托花无谢,说道:“鸡蛋面啊,不是你点的吗?”


    花无谢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他努力地把自己缩了缩,尴尬的笑道:“哦是么···呵呵呵······”